教务通告:
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学院动态 >

科技银行能否花开前海?科技银行破题深圳仍在期待

作者: 深圳MBA 时间: 2014-03-05 17:22 来源:培训中心
关键词: 科技银行

  “设立科技银行,深圳现在到了破题的关键节点。” 7月下旬,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院长嵇世山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嵇世山所说的“破题”,有着明确的指向。两年前的7月,深圳曾向相关部门递交申请,呼吁成立前海科技银行。尽管这一方案获得业内的认可,但始终未能等来放行的信号。

  “假如深圳都不能试点,那么国内难以找到条件更成熟的地区。”嵇世山直言,国内一直高调提出要打造中国版的硅谷银行,然而真正意义上的科技银行至今仍未出现。

  破题,需要深圳的努力,更需要政策的创新。

  为什么大家都认硅谷银行?

  科技银行的倡议来自全国工商联在2007年全国两会上的提案。在经过调研后,工商联直言目前银行制度安排与科技型企业创新特点不相匹配,建议在北京中关村、上海张江以及深圳高新区先行建立类似美国硅谷银行的科技银行。

  虽是6年前的提案,点出的问题至今仍未解决。为什么要设立科技银行,工商联的理由是:科技型中小企业具有创新活动不确定性的特点,企业与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在没有获得商业成功之前,金融机构难以评估科技成果的货币价值和企业的风险特性;科技型企业发展的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与传统银行“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的经营准则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传统的贷款模式主要适合一般工商企业的需求,不大适应信息化时代高技术企业。

  作为样板的硅谷银行究竟做了些什么?作为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金融业务负责人,深圳力合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玉明表示,硅谷银行的特点大体可以总结为三条:一是债权融资与股权投资相结合,保证银行未来的收益,硅谷银行为初创阶段的企业提供贷款会附带获取股权投资的条件;二是高风险高回报,小微科技企业风险大,但具备高成长性,银行在承担融资高风险的同时能分享到企业未来高成长的收益;三是硅谷银行与众多的风险投资基金密切合作,为银行融资过滤和分散风险,从而保持较好的资产质量。

  今年全国两会,招商银行前董事长马蔚华委员就提出,作为美国经济发动机的硅谷,不是一个简单的高科技园区概念,硅谷银行在其创新创业生态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自1983年成立以来,美国硅谷银行已累积为全球3万多家科技创新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推特、思科等国际知名企业都曾是硅谷银行的客户。

  马蔚华在相关提案中提供了以下数据:全国60%以上的专利发明、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80%以上的新产品开发都是由小微企业完成的,其中由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完成的创新成果占比高达80%。由于此类企业规模小、实力弱、轻资产特征明显,往往达不到银行现行信贷管理体制所要求的抵押担保条件,因此融资困难。目前全国绝大多数的小微企业都无缘银行信贷;在深圳,95%的高新技术企业把资金短缺列为企业发展面临的瓶颈。

  水土不服,还是先天不足?

  还是今年的全国两会,浦发银行行长朱玉辰和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两位政协委员共同呼吁,尽快给浦发硅谷银行开放人民币业务。

  浦发硅谷银行成立于去年8月,外资入股者正是大名鼎鼎的硅谷银行。和硅谷银行在国外如鱼得水形成强烈反差,浦发硅谷银行明显水土不服。新华社今年7月的相关报道称,成立不到1年的浦发硅谷银行,除了与上海市杨浦区政府签署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委托管理协议外,其他业务乏善可陈。浦发硅谷银行2012年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浦发硅谷银行存款余额为1135万美元,贷款余额为零,尚未开展贷款业务。全年总收入390万美元,主要为存放同业收入和政府财政补贴。

  朱玉辰和郭广昌都提到,“人民币业务受限是硅谷银行模式在中国水土不服的症结。”浦发硅谷银行行长魏高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不能从事人民币业务就如同无米之炊。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浦发硅谷银行的水土不服是合资银行的特例,更大的掣肘在于中美不同的银行监管制度体系。根据我国《商业银行法》的相关规定,商业银行在中国境内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这种政策限制,使得硅谷银行的债权转股权模式变得“不可复制”。

  马蔚华在今年两会的提案中呼吁修改《商业银行法》,表示1995年确立的分业经营原则并不符合当下现状,监管部门应当允许风险管控能力强、监管评级高的银行在向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提供贷款融资的同时,可获得企业的部分股权或认股期权,并允许银行向PE进行直接投资或发放贷款。马蔚华特别提到招商银行于 2010年推出的“千鹰展翼”计划,由银行选出成长性良好的小微企业,经PE甄别后投入资本,然后银行对企业剩余资金缺口给予贷款或帮助发债,并提供 IPO和避险保值等顾问服务,科技部门给予贴息。马蔚华公布的数据是,招商银行已经与250多家PE机构、6000多家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帮助其中150余家企业在境内外上市。

  “在我看来,众多商业银行成立的科技支行,只是体现了为科技企业服务的一点特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技银行。”陈玉明坦言,科技银行和科技支行看起来只是一字之差,本质上却是迥异的商业模式。科技银行属于风险银行,通过未来股权投资的高收益来覆盖贷款的高风险;而科技支行还是传统的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假如不能在股权投资这个关键环节取得突破,科技支行对小微科技企业的持续支持能力值得怀疑。“现在已经出现一些情况,部分科技支行在出现了一些不良贷款之后,又回归到做传统业务上去了。”陈玉明如此表示。

  来自硅谷银行的数据显示,硅谷银行约九成利润来自占企业总数10%的大中型企业,仅一成利润来自于占企业总数90%的初创企业。陈玉明表示,硅谷银行成立的第一个十年,也只是一家普通的社区银行,直到1993年开始才确立科技银行的经营策略。浦发硅谷银行长魏高思表示,如果硅谷银行只做大中型企业业务,就必须与其他银行形成激烈竞争,但美国为数众多的银行中,却极少会争抢初创企业客户。硅谷银行也由此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相关数据显示,1993年以来,硅谷银行平均资本回报率为17.5%,而同期美国银行业的平均回报率在12.5%左右。

  科技银行能否花开前海?

  前海科技银行概念问世于两年前。深圳市政府为此专门向中国银监会递交报告,提出由国家开发银行、深圳市政府、清华大学三家发起成立,在前海设立专业化科技银行。

  深圳市政府去年11月印发的《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的若干措施》中,明确写到“支持设立科技小额贷款公司,探索设立科技银行”。目前,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已经成立了第一家科技小贷公司,下一个破题无疑就是科技银行。

  在陈玉明看来,深圳设立科技银行有着充分的政策空间。前海科技银行设想源自2010年国务院批复的《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规划明确支持前海先行先试金融改革创新项目,特别在科技金融方面做出规划,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前海通过金融创新支持现代服务业发展。第二年,科技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印发了《关于确定首批开展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的通知》,深圳成为国家16个首批开展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之一,这为深圳进一步做好促进科技和金融的结合工作提供了新的机遇。

  “在我看来,科技银行在国内破题,深圳是当然之选。”嵇世山表示,这和深圳的科技金融优势息息相关,习近平总书记6月“扫除影响科技创新的体制障碍”的表述,预示着科技银行放行的可能性大大增强。

  深圳市科技金融服务中心主任朱志伟表示,经过多年发展,深圳的融资服务链条相对完整,金融服务基本上覆盖了科技创新全过程,不仅科技企业的密度大、活力强,而且创业风险投资密度大、成功率也高。仅是深圳的VC和PE,规模就超过全国的三分之一。国家科技部科研条件与财务司副巡视员邓天佐也认为,深圳是全国最具备“科技与金融结合”条件的城市之一。

  “科技银行在前海起步,再扩大到深圳,最终面向全国。”在嵇世山看来,前海正是国家试验科技银行的合适地点。

  如何夯实科技创新的金字塔基?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金融是第一推动力,科技加金融则是第一竞争力。

  在科技创新企业的金字塔中,最上层是数目并不多的大企业,中层是几千家中型企业,最底层则是数量最多的初创企业。科技银行与金字塔的每层都会有业务往来,服务的重点却是信贷风险最大的初创企业。科技银行的成立,无疑会夯实科技创新的金字塔基。

  今年广东两会,广东政协委员王理宗就呼吁尽快设立科技银行。8月8日,在广东省高科技产业商会的一次活动中,身为执行会长的王理宗认为科技金融的重点是提升中小微科技企业的“成活率”和“成功率”,而科技银行显然在扶持这些“幼稚园阶段”的企业上大有可为。他直言,现实的情况是金融创新明显落后于科技创新,出现了极不协调的“长短脚”。统计显示,民营企业仅获得了10%的银行直接融资。

  邓天佐也对深圳科技金融的发展寄予厚望。这位国家科技部的官员表示,创业板的示范效应加速资金向科技产业的聚集,但初生的“科技金融产业”却呈现病态。 “这种时疾,在股权投资市场表现为寒热症,IPO投资不仅过热,而且意识行为混乱,高烧持续不退,非内药外调,重力兼攻,难以得治;对早期投资则表现过分冷漠,寒透心脾,需营造适宜环境,长期调养生息,方能使肌体渐强。”邓天佐更是戏言,眼下银行患上“食而不化症”,既难抗拒科技企业成长巨大市场空间的诱惑,又对市场风险防控力不从心,畏首畏尾,患得患失。至于病因,主要还是银行自身功能器官老化,不适应轻资产企业特性,难以消受科技创新企业盛宴。

  政府的角色也值得玩味。在邓天佐看来,当下政府有时候是一个不合格的厨师,火候功夫欠佳,调味素使用不当,使烹制的菜肴不能有效刺激味蕾,引起食欲不振。在王理宗看来,政府在科技金融创新方面很多时候在唱独角戏。

  “从全国范围来看,政府每年投入科技创新的资金数额巨大,看起来扶持力度不小,但是效率如何却无从衡量。促进科技金融,政府当以市场化运作的方式,优化资源配置。”曾在商业银行打拼多年的陈玉明认为,设立科技银行就是提高效率的市场化选择,因为科技银行要争取的不仅仅是一个名称,而是金融服务链的一次完善。在采访结束之时,他特意做出补充:“就当前推进金融体制改革,进行民营银行试点阶段,重提设立科技银行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科技银行能否破题?深圳仍在期待。

  破题,在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董晓远看来有着更深远的意义。“人类社会每一次大的产业革命,都是源于科技创新,成于金融创新。”他表示,科技与金融结合是深圳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关键,也是打造深圳经济升级版的抓手所在。

分享有惊喜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官方微信 | 在线报名 | 网站地图 | RSS | 版权声明 |清华总裁班课程答疑 | |
网站提供在职研究生、清华总裁班、工商管理硕士等在职学习,版权归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培训中心所有,请勿商用!
电话:0755-26551011 吴老师 传真:0755-86368173 合作:13590152883 邮箱:wujy@tsinghua-sz.org 官方微信号:tsinghua-sz
地址:深圳高新技术园南区高新南七道清华大学研究院培训中心A518-B室 粤ICP备11063336号
技术支持:深圳网站建设